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fanqianxs.com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最后一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江意惜的声音提高了,“那就打她,豁出去被禁足。她不是也打过你这个长姐吗?禁足一个月,又放出来了。长姐教训妹妹,即使禁足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孟月摇摇头,又叹了一口气。

江意惜有劲使不上,气得肚子痛。

怪不得有这么好的皮囊,有这么得势的娘家,在黄家不仅没拢住丈夫的心,还被婆婆虐待,受小妾的气。在这个家里,她管着家,手中有权力,不说不敢惹孟华,连刁奴都没办法。还好现在有精明的林嬷嬷在她身边,那些奴才才不敢放肆。

还是孟辞墨说得对,她被付氏教废了,不仅单纯,还懦弱,不知如何反击。不要妄想把她教厉害,只要她分得出好歹,不认贼作母,一切都有他这个兄长担着。以后她要嫁人就低嫁,夫君必须拿捏在孟辞墨手里。

江意惜想想自己,前世她也单纯,不会看人,但绝不懦弱,绝不蠢。若老天给孟月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的日子依然不会好过……

江意惜摸摸肚子,自己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教孩子。若生了闺女,宁可她当悍妇,也不能由着别人欺负。

江意惜承诺找机会教训孟华,孟月才又高兴起来。

孟月母女刚走,水香就禀报道,“刚才外院婆子来报,丁二夫人去看望大夫人了。正院的人还来禀报大奶奶,想让大厨房送一桌席面过去。奴婢不好打扰大奶奶和大姑奶奶叙话,就自作主张答应了。”

江意说道,“做得对,这是待客之道。来的是丁御史府的丁二夫人?”

付氏的父母死了,一个胞兄在外地为官。这一个多月,有两家夫人来看望过付氏,都是付家本家族亲。作为表亲的镇南侯府,没有任何人来。

每次有客人去付氏那里,江意惜都会打发花花去窃听。白天花花不敢进内院,都是在院外的大树上,或者孟辞羽的院子里听,没听到一点有用内容。

当然,这也不能说明他们没谈过某些事,有可能怕隔墙有耳,放低声音说,也有可能用笔写再销毁……

水香小声道,“是。这位丁二夫人是大夫人的表妹,也是赵贵妃和镇南侯赵互的胞妹。”

不仅江意惜弄清楚了付氏在京城的所有亲戚关系,也让她的几个心腹把这些关系记牢。

终于来了一个有用的人。只是知道晚了,没有早些去听。

江意惜看看屋里,问道,“花花又跑去福安堂了?”

水灵笑道,“老公爷去暖房了,花花在暖房陪老公爷玩呢。”

锦园有两间大暖房,许多珍品名品花卉都移了进去。

江意惜起身说道,“我也去暖房跟祖父说说话。”

水香扶着江意惜走出去,水灵走在她们前头。

世子爷走之前再一次重申,只要大奶奶出门,就必须有人扶着她。

还没进暖房,就能听到花花的喵喵声,及老爷子畅快的大笑声。

江意惜的心情立即明媚起来,不由自主想加快脚步。水香紧紧扶着她,她想走快也走不快。

一进暖房,江意惜就给吊在架子上的花花挤了挤眼睛,垂在下面的右手比了个手势。

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

只见黄影一闪,花花一熘烟跑了出去。

娘亲说了,若听到有用的内容,就再放它出去玩两天。现在隆冬季节,它不进山,去乡下看看李珍宝,再帮地生游扈庄和孟家庄也不错啊。

它跑到离正院不远处的树根下,观察敌情的时候,正好正院的一个婆子从这里经过。踢了它一脚骂道,“这么丑,还到处现眼,以为谁都该稀罕你似的。滚!”

花花被踢出几步远,那骂人话更是让它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但它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嚎,正事要紧。它哧熘一下爬上树,用爪子捂着嘴,任由大滴大滴眼睛流下来,竖着耳朵听院子里的动静。

先是孟华那个棒槌的大嗓门,“表姨来了,我怎么不能进去?”

一个婆子的声音,“大夫人难过,丁二夫人正在劝她,有些话晚辈在不好说……”

这个声音花花熟悉,是付氏最信任的婆子。

一个极轻,又陌生的耳语声,“……知道,知道,娘娘和我大哥都知道你受了委屈。那件事怪不得你,是他们大意,没防着孟辞墨那匹恶狼。娘娘专门说了,你遭的难她看在眼里,等那位上去,会补偿你……”

付氏冷哼一声,轻声道,“看在眼里?是恨在心里吧。”

声音里满是怨怼。

陌生的声音,“大哥知道错怪你了,娘娘也说了他,他很是自责呢。你再忍忍,我大哥派出去的人已经跟那人联系上,说好春末夏初会来。只要他来了京城,许多事就好办了。可能还需要你做件事,最后一件……”

付氏气道,“他说那件事是最后一件。虽然没办成,却不是我的责任。为了做那件事,我如今已经被害得这样惨。名声没了,脸面没了,权力没了,平静的日子也没了。不仅我完了,我的儿女也被厌弃了……”

付氏流出了眼睛。她知道,另一件事肯定更难办。

丁二夫人尴尬地笑了笑,又附在付氏的耳边说,“那事没办成,我哥哥家更被动,还折进去一个姑娘。只要这件事办成,孟家的天就蹋了一半,另一半是国公爷的。有他给你顶着,你还怕翻不了身?”

付氏没言语。若办成还好,若再被发现,她的命就没了。她死也就死了,可她的儿女怎么办。科考,说媳妇,说婆家,这几年正是儿子闺女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siluke.com

她已经看出来,只要英王没上位,最后一件事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件,哪怕老爷子和孟辞墨死了,也会有事。除非她死。

丁二夫人笑道,“我大哥说,他才发现,辞羽真真一副好人才,越长越俊俏……”

付氏眼里闪过一丝惊恐,眼皮赶紧垂下,袖子里的拳头握得紧紧的,长指甲把手心都扎破了。

那个恶人,他怎么不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全球高考永恒之门剑仙在此斩月天涯客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真不是魔神

本书作者其他书

弃妻似锦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金玉良医 农家娇女 农娇有福 农女锦绣 穿越之养儿不易

相邻小说

人间镇狱体影综大枭雄撼海母巢系统:我能给姐姐发放任务御兽:从喂恶魔果实开始重生港综当枭雄你携春风暖余生姐姐们都想让我就范我真不是山野大家追尾必嫁,女总裁赖上我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